• 文苑擷英

    紀鵬 散文——《故鄉的水井》

    作者: 紀鵬     時間: 2021-07-15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故鄉的水井

    故鄉猶如身體上的胎記,無論身在何處,離開多久,都無法將他徹底抹去。

    ——題記


    連續兩天的降雨,讓炎熱的夏季涼爽了不少,雖給人們出行帶來了許多不便,但對山峁上久旱的莊稼真是一場及時的澆灌,靜靜地聽著窗外雨水不停地滴答聲,滴滴答答的雨聲把我的思緒帶回了童年的故鄉。

    童年的我是在故鄉黃土高坡上的一個小山村度過的,那里常年干旱缺水嚴重之時,一場及時的降雨不僅是莊稼灌溉的急需品,甚至是鄉親們生活中的“救命水”,所以每逢下雨就會把雨水引入提前打好的水窖里面,經過簡單加工之后作為家里平時的生活用水,那種生活實在是苦,所以我對農村有關吃水的事情印象最為深刻。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似水流年淡去了我多少回憶,卻永遠也模糊不了我對家鄉水井的思戀。在我童年的記憶中,從村里到水井處,要經過一條陡峭的山坡,沿著一條羊腸小道順坡而下,到了狹窄的溝底,溝里有一口泉眼,從那流出清清的山泉水撫育著全村的父老鄉親,村里人就以泉眼為中心,用土將泉水圍起來,圍成一個簡陋的蓄水池,這,就成了全村人共同的水井。

    那時候農村生產條件、交通條件相當落后,沿著陡峭的羊腸小道,人們只能擔著兩個水桶去井里擔水,這樣擔水不僅勞累而且效率低下,后來村里人集體把羊腸小道想方設法重新擴寬修平,全村人經過十多天的努力,羊腸小道終于是“改頭換面”,不僅可以用毛驢馱水,膽大的人家甚至用套著毛驢的架子車去井邊拉水,但必須在大清早或者大中午馱水人流量小的時候。鄉親們馱水一般選擇大清早,因為水井的泉水經過一晚上的囤積,水量充足,不用在井邊因為水量不足而等待,耽誤干農活的時間。所以每天清晨來來往往挑水的男男女女就絡繹不絕,他們的落桶聲、腳步聲、歡笑聲、哼唱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一曲幸福和諧的交響曲,在空曠的溝壑里發出回音,蕩漾于山谷之間,久久不能平靜。

    因為吃水如此艱難,所以“節約用水”這個好習慣在那里是代代相傳。洗臉水經常一盆水,一家人輪流著洗,一個洗完一個接著洗,洗腳絕不允許天天洗,三五天洗一次算奢侈了,有些老鄉們在家從來不洗腳,只是在溝底干活時在水壩上洗一洗,洗澡更是不可能的事,說有人一輩子都沒洗過澡在那個年代那種環境下絕不是笑話,是實實在在普遍存在的。洗鍋水都是從來不浪費的,用來讓家里喂養的牲畜飲用,所以那時候鄉親們家里來了客人經常都是寧給客人吃飯,都不舍得給喝水。直到物質充沛、用水方便的今天,有些鄉親們還是時時刻刻舍不得浪費一滴水,始終保持著節約用水的好習慣。

    上世紀90年代,國家大力投資,開發西部貧困地區,扶貧攻堅、保障民生。政府首先就是對吃水困難的鄉村,實施人畜飲水工程建設。由于家鄉處于陜北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地區,山大溝深,自然條件落后,鄉民基本上是靠天吃飯,生活沒有保障,是一個名副其實、地地道道的貧困村,所以自來水項目工程建設首先就在我們那里進行實施,以改變祖祖輩輩吃水困難的過去。   

    當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通過社員大會告訴相親們時,大家無比激動,無比興奮。小山村頓時沸騰起來,祖祖輩輩靠人挑驢馱的吃水方式即將告別,改變為像城里人一樣,在家里就能接到自來水,是祖祖輩輩的父老鄉親們多么向往的好事啊!老一輩們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在這個小山村里將要變成現實了。村里的男女老少懷著喜悅的心情,在這孕育了幾代人的水井邊,開挖打鑿更大更深的水池,然后在水井至村里最高的山上挖深壕,埋水管,用水泵將溝底的水抽在村里最高的一個山頂上,最后將水管安裝在各家各戶,利用重力將水引流到鄉親們的水缸處。

    記得是剛秋收結束后開始施工建設,十月的天氣秋去冬來、寒水滲骨,鄉親們每天從早到晚忙碌在施工現場,有的穿著雨鞋站在泥濘的水坑里,拿著鐵錘、鋼釬、镢頭、鐵锨等工具,在溝里堅硬的巖石上鑿打,為了將蓄水池建的更大,硬靠人工用繩索和水桶,吊取池中的污水和碎石;有的負責將壘池子用的磚、石頭、水泥等背在溝里和背向山頂處,婦女們變為硬錚錚的鐵姑娘,有些相親們的手腳凍裂了,衣服濕透了,但是人心還在沸騰,干勁是愈來愈足,快樂場面所散發的氣息,暖和了身體,化解了疲勞。經過近2個月的艱苦奮戰,自來水終于流進了各家各戶的水缸里,鄉親們臉上露出了燦爛幸福的笑容。

    當看到水龍頭嘩嘩流出的自來水,老人們笑逐顏開,他們是真的不敢想象,有生之年還能用上自來水,小山村真的是大變樣了;年輕人看到這自來水更是無比的激動,前人未能想到的事,在他們他們這一代人已經成為現實。既益于國家的扶貧政策和惠民工程,更是鄉親們兩個多月的艱辛付出,換來這歷史性的幸福成果和回報,小山村在那一瞬間,頓時變成了歡快的天堂。全村老少爺們共同的心愿,共同的呼喚,演繹出了一曲幸福的旋律,奏響在整個山村的角角落落。

    后來隨著城市建設的需求,村里年輕的勞動力背起行囊離開了這片深情的土地和孕育他們的水井,加入到城市建設中去,開始了住在城里的農村人和住在農村的城里人生活模式。勤勞的他們通過在城里的奮斗物質生活明顯提高,回到村里曾經的放羊娃手上帶上了金燦燦碩大的金戒指,曾經的丑小子學會了理發的手藝,回到村里打扮的愣是讓人認不出誰家的娃。

    近幾年隨著國家精準扶貧的政策,又有部分鄉親們回到了村里,村里雖然難以尋覓到曾經的綠樹成蔭、人聲鼎沸、暢所欲言的場景,也呈現不出昔日的炊煙繚繞,雞鳴狗叫,牛羊遍地,雞鳴狗叫的生機盎然,但曾經那一孔孔破敗殘缺的窯洞被鄉親們重新修復,腳下荒廢了多年的土地隨著國家政策和主人的開墾,使用機械種上了經濟農作物,那又清又純的水井又默默無聞的繼續撫育著村里一代又一代的村民,隨著國家惠農好政策的實施,希望的那個小山村早日恢復曾經的喧鬧,更希望那里的鄉親們生活越來越好。

    (陜焦公司  紀鵬)




    上一篇:常誠 散文——《捉蝎記》 下一篇:孫文勝 散文——《奔跑的瓜藤》
    melody銉婚洀銉籑arks av女优在线观看| 综合丁香在线视频| 亚洲se图 2018| 2018 天堂网影音先锋| 影音先锋电影网| 2828电影 入口| 2018无码AV| 乱伦老女人| 欧美亚洲日本导航AV影院| 影音先锋2018| AV二色天堂电影网| 东美色情| 正在播放潮崎美亚AV播放| 欧美情色图片在线| Av图片| 亚洲老汉优优影院| 日本私情网站| 亚洲优优影院| 日本AV女优AV视频avd| 日本色青网站| AV 影音先锋|